新蕊计划
幼小衔接,你需要认真对待的那些事儿
导读

为什么现在面对孩子上小学的时候,我们有那么多的顾虑,那么多的困惑,以及那么多的担心呢?我们所谓的有效衔接,到底应该衔接什么?

张娟
主讲:张娟

北京儿童教育科技发展中心主任,北京布布园幼儿园创办人

  •       我是幼儿教育一线的老师,同时我也是一个九岁男孩的妈妈。也就是在三年前,我跟大家一样在选择孩子上小学的事情上也充满了忐忑。今天我要谈的这个话题,事实上是由我自己对教育的理解和认知,对公立传统学校的了解,以及我带的(幼儿园)孩子和我自己的孩子的成长的过程,所有这些带给我的思考,今天来和大家来做一个分享。
          我们不妨回忆回忆我们上小学的时候,好像就是自然而然到了这个年龄就上的小学,我们就这么一路走下来了,但是为什么现在面对孩子上小学的时候,我们有那么多的顾虑,那么多的困惑,以及那么多的担心呢?那今天我就要拿出一些时间来分享,我们所谓的有效衔接,到底应该衔接什么?
          今天我将会从两部分给大家阐述:
          第一个部分,就是我们所说的在认知上的一些衔接,那么大家可能关心的是孩子良好的学习习惯,孩子在学校跟老师和小朋友的互动情况以及孩子在学校的课业成绩对他的自信和他良好学习习惯的影响,等等。
          第二个部分,我们会拿出更多的时间来分享的是:家长和孩子在心理上要做的衔接。事实上从我开始关注这个话题,就有意观察我自己的孩子和我的幼儿园里一拨一拨送出去的孩子,我发现这个才是非常非常核心和重要的。
  •       对于一个正常的孩子来讲实际上小学的那些知识对他来讲都不是问题。如果孩子自己发现他在班级里跟别人是有差距的,他的学习动力才会真正的被启动了。也就是说在一个班级里如果很多孩子是学过那些知识的,甚至知道的比老师教的还要多。而之前没有学过的孩子可能会在起初显得困难些,这样的困难恰恰会带他真的是一步一个脚印,从零开始。那我们说这个时候他就启动了他自学的意愿。
          在孩子的这样一个心路历程中,我们家长只做一件事情,就是配合他的节奏,让他知道这是他必须要经历的。我们什么时候帮助孩子启动了“我为我自己学习”的动力,这才是最最重要的。我们要拿出时间来分享一下,爸爸妈妈以怎样的心态,在幼升小这个环节上给孩子支持和配合,以及如何正确地引领孩子,让孩子能够在小学有一个良好的状态,当然,我指的这个良好的状态一定不是只指学习成绩,到现在为止我也并不认同公立小学唯独以成绩论英雄的说法。
          我依然认为每个孩子都是独特的,有他不一样的部分。所以,如果你时时刻刻把你的孩子放在格子里面,去跟别的孩子比较的话,痛苦的那个人是你,也是你的孩子。可能作为我来讲,我更清楚的是,我了解我的孩子的天资禀赋,我知道他是什么样的孩子,所以我就用他的那个方式去跟他对接,我不会让我自己痛苦,我不会看到张三家的孩子钢琴弹得那么好,我儿子怎么一点没有艺术细胞啊;我不会看到李四家的孩子乒乓球打得特别棒,就说儿子你也去打个乒乓球吧;我会看他自己到底对什么感兴趣,他的节奏是什么?这样看起来,好像我们会远远地落在了别人的后面,但是你一定要相信我,在未来的十年、二十年,可能你就会发现你的孩子已经走在前面了。
          从我的幼儿园毕业的孩子,最大的现在上高二。他们的家长基本上从入园第一天开始,就通过各种讲座被我洗脑了,他们对孩子真的是很放松。实际上,他们中的一部分到高二准备去国外读书的时候,或者在国内上初中就被很多学校点招的时候,这时,当我们和家长们再坐在一起做访谈,家长们真的觉得这样的一个理念,就是跟孩子良好的互动,能让孩子在未来的成就更加卓越。当然,我们也不排除有虎妈、狼爸,用那样的方式让孩子很成功,当然,那也一定是一种成功,但是恕我直言,我并不是很推崇那样的方式。相反,当我们发现我们真正让孩子跟我们建立一个良好的信任关系,当他愿意把他的困难和苦恼表达给我们听,而我们又真的能给他心理的指引和引领的时候,所有孩子遇到的问题都只是暂时的。
          比如说,刚才那位妈妈说的孩子没上学前班。到上了小学时,他可能会写字慢一点,难看一点,这是第一个星期,第一个月。但你试试看,如果在这个过程中你就是陪伴他,一点一点地去啃,一点一点地去练习,三个月之后,一个学期之后,你就会发现这是我的孩子写的字吗?他怎么写得这么好?这是我的亲身经历。
          这说明什么?说明孩子本身是有求知欲望和学习能力的,我们没有必要那么紧张,那么着急。我的孩子刚上学的时候,真的会写的字特别少,写自己名字的时候,写弓长张的时候,写日月明的时候,恨不得这几个字都拆开了。我就耐心地跟他说:“它们是一家人,要相亲相爱的在一起,你把它扯得这么远,它们会难过的。”然后又让他有意识地把两个字凑近一点。只是过了一个学期,我的孩子的字就写得非常的漂亮了。而我真的没有让他做过任何额外的练习,也没有去给他报识字班、书写班,都没有,我只是在他写的时候就陪在他身边,然后协助他、鼓励他一点点地面对这个问题。
          我之所以说这个部分,只是想告诉大家,孩子的成长是一个过程。换句更俗的话说,就是他一定早晚都会学会的,今天,明天,或者后天,他一定能会的。所以,当他三年级能够参加学校书法大赛的时候,我回想他一年级时写字像小豆包的那个样,我甚至不能把它们联系在一起,但就是时间,我花费了时间去协助孩子,就达到了他想达到的成就。所以,我还要跟家长说的一点是,慢慢来,慢慢来,学习是一辈子的事情。
  •       好,我们来看一看,实际上在孩子成长的过程中,我们真正要协助的是什么?第一个部分我们先说认知层面的协助:当孩子上小学的时候,我们需要让他有仪式感。
          在我的幼儿园里,预科班最后一年的时候,会安排到附近的小学去参观,提前跟校长联系好,让孩子们去观摩一堂大哥哥大姐姐的课。看看他们穿着校服升国旗,然后上课是怎么上的。孩子看完回来以后,就对上小学有一个特别好的期待,他觉得他长大了,要上小学了,就很高兴。
  •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开始逐渐地给孩子建立一些关于上小学的概念,比如说上小学是要遵守规则的,这个规则有的时候是不能商量的。比如在幼儿园里,我们的规则是这节课40分钟,你要上了课再离开,可能突然有孩子站起来说“老师我想尿尿”,这样是可以的,但是在小学这是不可以的。
          我自己的孩子当时我给他选学校的时候,说实话我是心里有一腔的热血,我本意是要去选一所完全非主流的学校,甚至没有学籍,就是在好多人看起来觉得你是要把孩子给毁了吗?但是我们夫妻两个人意见并不一致,他爸爸很坚持要去主流的公立学校。后来,家里没有办法达成一致的时候,我们做了一个妥协,选了一个在传统公立学校里办得相对宽松的,所谓素质教育的学校。
          虽然我做好了心理准备,也期待这个学校是一个所谓宽松的学校,但我的孩子回来后在情绪上还是有很大的波动。
          事实上,我当时的感受是,孩子在社会上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人,他也需要去跟各种各样的人相处,而我认为这样的一个孩子,一个男孩,在这个年龄段淘气和看起来不听话,是正常的。在我的求学生涯里,凡是从小挺淘气的那些男孩有一些现在真的都挺有出息的。
          在这里边,我们需要关注到孩子在每个年龄段的特点。我们在认知上帮孩子做衔接的时候需要坐到:第一,让孩子要有仪式感:上小学对我而言,是人生的另外一个阶段。同样,我们要让孩子知道,在小学里有一些规则是你可能不想遵守,却必须要遵守的,这个提前预设一定要给孩子,否则孩子会受挫。他会发现很多地方跟幼儿园不一样了,很多事在幼儿园可以跟老师商量的,甚至可以自己任性地做决定,但在小学就不能这样了,有一个高高大大的有权威的人在指挥着一切,说YES、说NO,就像是个判官,他是唯一的权威,这一部分需要他了解。
  •       第三就是,我们需要让孩子知道,当每个人跟你说的规则或者处理问题的方式不一样的时候,他并不是说你的本质不好,他只是对你的行为有异议,这一点跟孩子说清楚是尤为重要的。
          我在2013年的时候,开始就小学生、中学生接受一些儿童的心理咨询。我们知道,很多孩子是相信成人说的话的。举个例子,曾经一个9岁的小孩做过咨询,他学习不太好,也很淘气,所以,他的老师就指着他的脑门说:“你傻啊,一次一次你这道题不会,你怎么那么傻啊。”这个孩子没有跟妈妈说这些,但他确实数学成绩考得不太好。一次,孩子在家做不出来卷子,就开始打自己的头,一边打,一边就说:“我傻,我太傻了,我怎么这么傻啊,我不会,我怎么学,我也学不会。”
          这个妈妈吓坏了,然后就带着孩子来找我了。我看到的是这个孩子在一个权威的语言体系里迷失了自己,他被老师贴了标签,在一个他还不能凭自己的力量去撕下这些标签的年纪,在一个他心理力量还不够强大的年纪,当这个孩子跟我表达他对自己的怀疑的时候,我的心里是非常非常难过的。所以,我觉得孩子非常有必要提前知道一些事。其实,我相信那个老师她的本意一定也不是说这个孩子多么多么傻,可能她当时没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态度也有问题。但是,她的行为会给一个敏感的孩子造成这样大的心理伤害。他可能由此而相信这个老师说的话,来否定自己,并把自己放在另外一个世界,这是很可怕的。
          所以,我经常说老师的职业很危险。危险在哪?就是因为你不知道你的手里有多少个孩子是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但有多少个孩子就是那种心思特别细腻,特别敏感的,他需要你小心呵护。每个孩子的气质类型都是不一样的,所以当孩子去面对一个他完全陌生的环境的时候,我们要告诉孩子说:“可能在学校里面你会遇到一些老师,对你很严厉,甚至说一些难听的话,但是妈妈想让你知道,那只是他的看法,并不是真实的你的样子。”
          这个就是我认为在家长面对认知冲突的时候,一定要给孩子提前树立的概念,就像我的孩子回来说,同学们都给老师锤腰,但他没去锤,然后同学就说他怎么都不爱老师。我的儿子很痛苦,说他觉得那个老师很年轻,不用锤腰,就没锤;但同学就说他不爱老师,他不是不爱老师。我的孩子百口莫辩,因为同学都说他。还有一件事,我的孩子吃饭吃得慢,没有得多少面小红旗,别人也都说他“你给我们组拉了后腿了,都赖你”,于是,他紧张到每天吃饭狼吞虎咽。我就跟他说:“我跟你说别人说的都没有关系,妈妈关心的是你的身体,你的胃,你的健康,如果再有人这么指责你,你就跟他说‘你很在意那个小红旗,你就去快吃好了,我不在意’。”
          像这样的冲突,是孩子在上小学时一定要面对的。很多很多的冲突是你想都想不到的,但是我们要面对。因为我们不可能把孩子隔离开,放在一个没有这种冲突的环境里,所以我们怎么给孩子预设、预判,怎么让孩子知道遇到这样的问题该要如何认知,就很重要。
          小学里可能会有严格的规定,会有不同的素质的老师,你需要让孩子知道,每个人表达自己情绪的方式是不一样的。老师可能是着急了,可能老师说的话确实挺难听,妈妈也觉得她说的特别过分。但是,妈妈相信她只是那一刻是那么想的,这并不是真相,她并不是真的那么认为你。这个概念是一定要给孩子的,否则他会当真。
          我在2013年开始做亲子关系咨询的时候,发现越来越多的孩子开始出心理问题。在所有的咨询的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基本就是两种情况:一种是在学校里的人际关系,比如师生关系出了问题;一种是在原生家庭里和父母出了问题,比如说父母离异或关系冷漠,或父母当中有一方非常强势,情绪不稳定,还有父母有一方或者两方都是以学业和成绩为最高标准,不看孩子本身的情绪状态和他先天的性格特质,就只是拿成绩来说话,等等,这些都会给孩子造成问题。
          在2014年的时候,我曾给一些高校老师做过心理建设的课程,在这期间我发现,虽然他们都是大学老师,但他们也有很多的心理问题需要疏解。所以,当大学生甚至小学生跳楼,小学生残暴地对待同伴,甚至是弑母弑父的案件出来的时候,可能大家看到的是一则则新闻,但对于我们这些教育工作者和心理工作者来讲,我们看的是里面的内因,是什么造成这样的一个状态。
          事实上,这个部分确实是需要我们思考的。当我们让孩子去一个他并不熟悉、并不了解的环境之前,给孩子一个预设是非常必要的,要提前告诉他。第一个部分,仪式感。第二个部分,就是我们说到的规则,学校里有一些他不得不遵守的规则,他该如何面对。第三个部分,他遇到了一些让他觉得并不舒服的人,甚至让他觉得有一些被侮辱的权威的时候,我们该如何疏导孩子。
  •       第四就是,当我们在学校里有很多规矩的时候,有一些规矩是孩子们需要去遵守的,比如说作息时间,我建议在孩子上小学之前,就要跟孩子做调整。因为老师对上学的要求,对时间的要求,都比幼儿园要严格。可能在第一学期会好一点,老师会给你一个缓冲期,但是之后就不会了。
          在此之前,让孩子们在作息时间上有一个好的调整,以我个人的经验来看是有必要的。这个时候,我们就要开始给幼升小的孩子划出清晰的界限了。这个界限的意思就是:我们要让孩子知道,哪些是你的事情,哪些是妈妈要帮你做的事情,哪些是妈妈现在可以帮你做,但随着你年龄的增长,最后一定要你自己去做的事情。
          我看到很多的家长,在孩子刚上小学的时候是全然包办的,到孩子二三年级了,还做不了一些事情,又来抱怨说“他怎么什么都不自己弄。”我就跟他说:“这些东西你都帮他做了那么久。你现在再来要求他自己弄,你得给他个时间。”
          我举个例子,孩子们上学要带自己的饭盒和水杯,要背书包,要整理每天上学的用品,按照课表换书本,这些事情我建议家长,一开始就不要包办,这很重要。我身边有很多妈妈就是这样,开始总帮着做,后来发现很痛苦,孩子的事情只要她没操心,这事肯定就没干,或者是到学校了,发现什么没拿,打电话让妈妈再去送一趟。
          我的孩子曾经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我的处理就是让他自己承担后果。事后我和儿子分享我们彼此的感受,在整个过程里,我发现他的内心是清明的,他知道发生了什么,怎么来的,怎么结束的。但他得到了一个教训是:我自己的事情,我妈妈真的不会帮我。所以,现在我们家闹钟一响、起床、刷牙、洗脸、装书包,甚至包括一个星期有一次的早饭也由他负责,这些我们都进行得非常好。有的时候,我也跟他爸爸调侃,安慰说:“我儿子可能不是最出类拔萃的,但是将来一定能当个好丈夫,因为他会做早餐!”
          所以在这个部分上,我给家长的建议就是:关于书包、学习用品、笔袋、饭盒、水杯,在他上学之前,这些东西的采买,请带他一起。之后,带着他一起贴上贴纸,贴完郑重地告诉他:“这些东西都是你的物品,从今天开始妈妈正式把它交给你,以后它的部分都由你来安排和保管。”这些都是要给孩子交待清楚的,包括前一天晚上在写完作业之后,睡觉之前,就得把这些东西整理好,第二天穿的衣服也自己准备好。如果你能坚持一个月这么做,一旦孩子形成了良好的习惯,你就会发现未来你太轻松了。我觉得我当妈妈就是越来越轻松,这都有赖于我在一开始的时候,把界限划得很清楚。可能有些人会觉得这样是不是太强硬了?一来,这可能跟我的性格有关;二来,我生的是个儿子;三来,我确实认为我没有必要帮他承担那些东西,因为我永远都认为我过得好了,我的情绪好了,心情好了,我才能对他更好。如果我压抑着我自己,觉得我是个妈,就得对你好,为你好,我什么都得依着你,那我觉得我也挺委屈的,所以先爱自己再爱孩子。
          所以,在我们家,真的没有那种吃好东西先让着儿子的事情。我们永远都是好东西要先留给我老公和我,儿子当然也有份。有的时候,我们三个开始争执的时候,比如说他吃完了,还想吃我的,他来问我要,当我不愿意的时候,我真的会说“我不愿意”。比如说,我很爱吃草莓,有的时候买回来的一盒草莓分完了,大家都在吃,但他吃得快,吃完说:“妈妈你再能给我一颗吗?”但是我真的也很爱吃,我说:“儿子,我真的不想给你,因为我也很爱吃草莓。”后来,没办法就咬一半给他,我吃一半,他吃一半。有的时候,他奶奶就看不惯,说“哪有这样当妈的”,但是我很享受我跟我儿子的这个状态,我儿子也很接受,所以他对我也是这样。如果他真的很愿意分享,他就会给我,但是如果他真的不愿意,他也不会因为我的脸色而勉强答应。“你这样不孝顺,妈妈供你吃,供你喝,你这个都不给我吃。”我从来不拿这样的语言来威胁他。他会很真诚的看着我说:“妈妈,我知道你很爱吃,可是我也很想吃,我想自己吃了,行吗?”我说:“好吧。”所以,在我们家里没有控制,没有说如果你不这样的话,你就是不爱妈妈,不孝顺,或者说如果你要这样,妈妈就得那样。
          我希望他在人格上是一个自由的人,而且我知道当他在人格上实现自由的时候,他有一天一定会成为一个孝顺的孩子。因为在这个过程中,他所有的意识都是自发的,不是被我控制出来的,不是被我说教出来的,也不是被我教化出来的,这个很重要。就好像我们想让孩子孝顺,能做的就是言传身教,比如,当我公公住院的时候,我会完全推掉所有的课程,班都不上,就在医院里伺候,这些我的儿子是看得见的。所以,我不觉得这样让他做真实的自己,将来就是个不孝顺的孩子。
          因此,我给大家的建议是:你要分清楚,你和孩子的事情,哪个是孩子的,哪个是你的。当然,每个孩子的性格秉性不一样,我不建议大家都完全按照我的节奏来,但是至少要有这个意识,就是我们培养的孩子未来要是一个能够为自己负责的人,他得是一个在人格上独立,在心理上强大的人。他需要经过这样的历练,这样的历练至少在某种程度上指的是自己的事情自己来负责,或者至少慢慢要走在自己的事情自己来负责的这条路上,让他能看到有一个人在引着他往前走,而不是帮他一揽子全包揽了,一副所有的活都妈妈干,你只要把学习学好就行了,我觉得这个其实是特别特别大的失败。
  •       我在2013年的时候,接诊了一个人大的博士,他论文没有过,就开始出现抑郁,宿舍里所有的人都觉得他有点问题了,我帮他做了一个心理干预,在这个过程中,我了解到他跟他母亲的关系非常非常糟糕,他从来不给母亲打电话,打电话就只有一个事:没钱了,要生活费。这时,他母亲也因为他专门从老家来到了北京。在我跟他儿子做咨询之前,我先跟他妈妈见了一面。在见面的时候,我看到这个妈妈特别特别的委屈,哭得都不行了。她说从小到大,她对孩子是特别的呵护,所有的事情都不让孩子干,她只要求一件事,把学习学好就行了。所以,他们母子之间从来没有沟通,每天孩子回到自己的屋里把门一关,只要拿出最好的成绩来就行了。
          我在跟这个孩子做单独访问的时候,说到他跟他母亲的感情非常淡漠,我就问他:“如果你现在剖析一下跟你妈妈的关系,你觉得问题出在哪里?”他说:“我觉得没什么问题,我就是要让她尝一尝这种滋味。”我问什么滋味,他想了半天才回答,大概的意思就是说在他成长的过程中,他没有跟妈妈有特别亲密的沟通,他只有一个感觉是:只有我学习好了,我才是值得被爱的;只有我成绩考高了,妈妈才是爱我的。所以,他觉得在很早以前,他妈妈跟他沟通的门就关上了,慢慢他也认为我就学习好就好了,所以他念了博士,却没有女朋友,也没有谈过恋爱,跟妈妈的关系很冷漠,自己也很自闭,很内向。
          我在想,都上了这么多学,也读到博士了,他都不知道他的方向在哪里,他的生命有什么意义,这样的博士就算念了又有什么意义呢?这个孩子在这做了三个月的咨询,一个星期一次,就慢慢好起来了,也跟他妈妈建立了一个相对稳定一些的关系。但最后,我还是建议他先休学,回家修养一段时间,之后再回学校做未完成的论文部分。
          在这个个案里面,我看到的是,事实上我们爱孩子是有很多种表达方式的,其中有一个部分很重要,就是要让孩子知道,我们跟孩子的生命在某些部分是分开的,就是我们彼此有自己的需要,但是当孩子需要我们的时候,他有一个非常非常值得信赖的亲子关系,让他可以倾诉,可以表达,可以沟通。这个通道一定要留给孩子,这也是我接下来要花大量的时间来讲的内容,关于心理上的准备。
  •       接下来,还需要提醒大家,在孩子学习时间的安排上,家长们要让孩子一开始就有自己主动安排自己的时间的机会。这个做起来会有点难,因为有些孩子自制力会差一些,但是我的经验是别担心他差,要一开始就让他有规划时间的意识。
          比如孩子回来,到底是需要先马上写完作业再去看电视或者玩,还是先玩一会再去做作业呢?每一个孩子真是不一样的。我儿子一年级的时候,他爸爸就坚持让他回来就写作业。坚持得特别好,我儿子也挺配合。但是,有一天我儿子就特别痛苦地跟我说:“妈妈你知道吗?如果我要是回来能先自由地就是按自己的方式待个10分钟,再写作业,我的效率会更高。”我们家有个规矩是,如果这件事是他跟爸爸谈好的,即使我觉得有问题,也是不能够反对,因为他跟爸爸的意见已经达成了一致,所以,将近一个学期的时间,他都是照爸爸的方法做,他也确实完成得很好,起码看起来也很好。
          但这天他跟我说悄悄话的时候,他表达出回来先玩的希望。我就跟他说:“那我们去跟爸爸谈吧。”我们家有家庭会议的习惯,在孩子四岁半时开始的。我们在饭桌上谈到这件事,他爸爸当时一听就对我说:“我告诉你,你别跟我来这套,都说得好好的,做了一个学期了都挺好的,你又跳出来干什么呢!”我儿子在旁边看着我,我也看着我儿子,我儿子突然说:“爸爸,我们有规则的,投票决定。”然后我说:“那就投票吧。同意回来先玩会儿再写作业的举手!”我们俩就齐刷刷地举手了,我老公就呼哧呼哧看着我们两个说:“你们这叫联合起来欺负人!”他就是不同意。
          后来,我就说:“儿子,我说五条让爸爸同意的理由,你说五条。如果说完了爸爸还是不同意,那我们还得尊重爸爸(虽然我们有家庭规则,但是在家里,我一直给儿子树立的权威形象是爸爸),如果爸爸还是不同意,我们还是得听爸爸的。听了其实也没关系,因为爸爸是爱我们的,他用这样的方式在爱我们。”我鼓励儿子表达自己,一开始我跟我老公说了五条,然后就是我儿子。我儿子说:“第一,我觉得我这一学期,每天回来写作业的事是被你安排的,不是我自发的意愿;第二,如果你让我改成回来玩一会儿再写作业,我的效率会更高,我现在需要一个小时写完作业,如果改了的话,我可以在50分钟就把作业写完。第三……”然后巴拉巴拉说了5条,说完以后我老公想了想,就答应了先试验一个月,一个月看结果然后再上会。于是,大家都签了字。从这开始,我儿子真的特别遵守这个规定,每天回来就是特放松,或者跟我下盘棋,或者是看5分钟的iPad,听5分钟的故事,然后再去写作业,效率还是挺高的。
          我们要把这种安排时间的自主权利交给孩子,你可以去修正,就是你先让他来安排,他安排的时候其实就是在思考,他在想这个时间安排的合理性或怎么去把它合理化,那等他安排完了,如果你觉得不合适,可以来跟他探讨,先肯定说:“妈妈觉得你这么安排已经很棒了,你这么小就能安排这么多事情,妈妈觉得真的已经很赞了,但是可能你这个安排会跟我做饭有点冲突,妈妈可能没有时间辅导你的功课……”这样跟他再去调整。
          我们为什么要强调把这个权利给孩子?大家都知道现在有一个课程很火爆,叫思维导图。大人上了孩子上,孩子上了亲子上,收费非常的贵。当我去听完那个课的时候,我心想这个课其实就是我们在孩子小的时候让他自己来想事情,自己来规划。做到了,你就不会等到孩子上学三年五年了还一点都不会安排时间,糊里糊涂的什么都不会做,然后再花上5千块钱,去两天的工作坊,跟孩子在那学思维导图。
          所以,我们一开始没做好,会导致后面呈现很多问题,然后又去交昂贵的学费重新纠正,但实际上在此之前,这就是思维导图的培养,就是让一个孩子就一件目标去做计划,比如我今天要把作业完成,我同学还要到家里来3个小时,这3个小时我怎么安排把作业完成,还能干我自己想干的事,玩儿我的游戏,把所有这些综合到安排这3个小时里,让你自己是愉悦的,同学是愉悦的,爸爸妈妈是愉悦的,家庭气氛是和谐的,都是你自己来做安排。我们一开始就要大胆地把这个权利交到孩子手里。当然,头几次肯定会是别别扭扭的,可能没有别人做得那么明晰,但随着你的不断协助和调整(注意:我说的是协助和调整,不是控制,不是命令,不是我说了这么样就得这么样),你就会发现孩子他慢慢会成为一个会安排自己,会统筹事情和时间的人才,而在我看来,这个才是他未来学习事半功倍的原因,极大提升效率的最好方法。我们想让孩子有所谓的计划性、目标性,会规划一些事情,会为自己所做的事情负责任,你就要给他一个权限,你要让他知道,他在哪些事情上是可以自己规划,自己决定,自己负责的。你每天说“我要让我的孩子独立”,然后孩子说“妈妈我要这样”,你说“不行”;孩子说“妈妈我要那样”,你还说“不行”;那你告诉我,孩子他到底怎样才行?这个里面有父母需要学习的功课,就是你学会把规划的权利给到孩子。
  •      关于孩子学知识,我再给大家一个观念,学习是一辈子的事情。
          还是那句话,就小学那点东西,只要孩子不傻不呆,只要你不是对孩子期待过高,我觉得都没有问题。学习是一个过程,他从不会到加法、减法、乘法、除法,到更难的,这个过程只要他在里面体验就很好。所以,我真的建议父母不用着急那一时,那一刻的成绩,他考了85分还是100分,95分还是97分,有的时候老师说这个成绩很重要。就老师的这些话,我现在的经验就是:老师说的时候我都会说“对对对”“是是是”“好好好”,但回来我不会全照着他这个做。我会告诉我的儿子:“成绩只是一方面,当然,你要考100分,妈妈会很高兴。但你考这么多,妈妈也完全接受。我们一起来看,错题都错在哪儿了,改了就好了。”我从来不在成绩上纠结,很多人都跟我说,她儿子小学一二年级都没有考过90分,全是双百。我说:“那我恭喜你,但是我的孩子不是这样,我对他没有这个期待。”
          我觉得在这个方面父母的心态是一定要调整的,就是这个目标的短视性。有的时候孩子认知速度的慢与快,真的跟他在那一刻是不是遇到了一个合适的环境是有关联的。所以,只要孩子是这么照常跟着走下来的,我觉得小学这点知识不是问题,孩子真的不用在小学阶段就怎么怎么样。但我真的就想让孩子知道,该他学习的时候他就是要拼命学的,但是他玩的时间我也没有权利剥夺。所以,我要做的是周末给他做什么好吃的,计划好带他到哪儿去玩,到哪儿去搭帐篷,到哪儿去探险,到哪儿去参加一些博物馆的展览,到哪儿去滑滑雪……我真的就是这么想的,我觉得这就是有质量的亲子陪伴时间。我不能要求每个人都像我这样,但是我至少觉得孩子在童年的这个阶段里,其实他们透过玩耍就能学到非常多的东西,而且这些东西是学校里不教的。我最近在读一本书,我推荐给大家叫《玩耍精神》,是一个美国人写的,写得非常非常好。我看完了以后就跟他爸爸说:“我看完了就更安心了,周末一点也不内疚了。以前别的妈妈给我打电话,我还说:‘以后咱出去玩的事别发微信朋友圈了,要不我婆婆就开始叨咕,怎么还不给孩子报班。’现在我会说:‘咱就限制她,不让她看见,奶奶一问我们就说学习呢,在奥数班上了。’”我知道很多人都不敢这么做,但是我在这样做的时候是不害怕的,因为我对孩子有一份信任,我相信他有他的人生,他有他出彩的那一个时刻,但是支撑他的一定是原生家庭里父母对他的那份信任,那份良好的亲子关系,那份流动的爱。我想他有了这个部分,不论未来遇到怎样的困难,面对怎样的挫折,都不会是问题。
          我本身的经验就告诉我,自己从小就不是一个出类拔萃的人。我们家四个兄弟姐妹,父母从小没时间管我们,对我们真的就是宽松,但却就给了我们很多自己成长的力量和动力。
          所以,我要呼吁的是:在学校体制这么紧的情况下,我真的不建议家长也这么紧,因为那样孩子就没有喘息的机会了。我是在2013年开始接触到儿童心理咨询的,我发现儿童的抽动症的比例有大量的上升。
  •       在幼升小环境的变化过程中,得让孩子在家庭里感受多一份温暖或者支持,让他知道在外面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用着急,不用焦虑,妈妈会陪你一起来体验这个过程。我发现成人的无力感和这种对孩子的恐惧、担心和不接纳,实际上是对孩子最大的伤害。当一个孩子发现他的妈妈,他最亲近的人都不喜欢他,这个伤害是巨大的。那一刻带给孩子内心的是真正最大的无助和失落。
          随着年龄的增长,孩子在情感上的需求是越来越丰富的。他不像小的时候,想要一个玩具,你买给他了,或者他想吃好的,你买给他了,他就会很愉悦。但是随着孩子慢慢长大,他在心理上会越来越仰仗你,越来越需要跟你有更多的链接,他越来越透过你对他的接纳和承认,来确信他在这个世界上是有价值的,是被爱的。所以,我们在座的每一个人对于你们自己的孩子来说,都比我重要,都比他们的老师重要,因为你们是妈妈,你们是爸爸。因此,我特别呼吁:不论家长在学校里遇到老师怎么投诉孩子什么学习慢,字没写好,考得不好,等等,建议家长的态度一定要好,可以跟老师做一些承诺,比如,回家我们帮着练一练,但是千万别扭过头来就跟孩子说:“你们老师都说了你是班上最烂的,你怎么这么差劲!”千万不要这样,因为这样做是很可怕的。
          有一本书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读过,叫《窗边的小豆豆》,黑柳彻子写的。这个人现在是日本非常有名的脱口秀主持人,她在小的时候是个被很多学校退学的小女孩,因为她太淘了,但是她的妈妈却永远相信她,永远给她的信息都是“你是很好的”。直到她遇到了巴学园,她去到了一个在公共汽车上的学校。据有一些调查说,从巴学园出来的孩子,大概50多个,最后大部分都成了社会的上流人物,而他们都是被学校退学的孩子。所以,我们不知道在哪个拐弯处,孩子的天资禀赋就绽放了,在此之前,你要对那一份不知道心存敬畏,而不是以你知道的有限的思维方式去定义他,去评判他,去责难他,这是非常非常可怕的。
          我这么多年之所以不遗余力地到处去做这样的公益讲座,我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希望唤醒父母。唤醒什么?当我们只有一个孩子的时候,孩子在这么大的一个北京城里,其实就已经承受了很多压力的时候,他身上甚至要承载六个人对他的期待的时候,他的成绩对他来讲,对他的未来有多么卓越来讲,我觉得真的是不重要的。重要的是他能成为一个健康快乐幸福的人。大家可能不像我,接触不到那些心理变态失衡的孩子,那些破碎的家庭,那些心理问题带给孩子的痛苦有多么的大,大家想象不到。我对我的孩子的希望就是他能成为一个健康幸福的男人,有一个幸福的家,有老婆孩子热炕头,有一份能养活他的工作就挺好的,我就满足了。我为什么要让他背负那么惨痛的代价,把自己整崩溃了。
          在北京这样的地方,包括上海、广州,这几年来自闭症和孤独症的概率攀升得很高。问题在哪里?就因为他们身边有一群焦虑的父母,有一群焦虑的老师,有一个焦虑的大环境,大家都在想幼升小怎么去到名校,小升初怎么打破头进到最好的学校。当然,作为家长我特别能理解大家,因为我也是一个母亲。但是如果我们没有能力让孩子去名校,他只能在那个普通小学的时候,也真的不代表你的孩子从此起点就比别人低了,就一定要学坏了,将来就是捡破烂的了,真的不是这样。恰恰相反,我在一些很普通的学校里看到了非常多,非常爱孩子的老师,但在所谓的名校里,我也看到一些徒有虚名的老师。所以在这个部分上我鼓励大家做能力范围内的事。如果这个事情对你来讲不费力,你可以给孩子选一个你心目中满意的学校;如果你觉得你做不到,也不用去纠结。还是那句话,你只要给孩子一份生命里纯粹的信任和祝福就好了,他有他来到这个世界上要走的路,他有他要历练和经受的部分,他真正需要的不是我们去帮他铲除这些对他来讲可能不好的东西,而是需要当他受伤了,遇到挫折的时候,回头看到的是一个安全的,是一个和谐的,能够给他力量和支持的家庭环境,这个才是最重要的。
  •       因此,在孩子刚上小学遇到挫折的时候,千万不要去打击孩子,给孩子一些负面的评价,但同时,我也不鼓励家长,特别虚伪地夸孩子,“宝贝你最棒了”“你太棒了”这样也不好。我主张的是客观如实地表达你对孩子的感受,不要简单地说好还是不好,要正向健康地表达你对孩子的感受。
          比如说,当孩子回来跟你说“妈妈我考了100分”,其实你不需要说“儿子你真棒,考了100分,你太棒了,你吃什么妈妈今天给你做。”而是要耐心地坐下来看看孩子“妈妈看看,哇,这么多的标点符号都没漏掉,这100分得的真不容易,真好。你跟妈妈说说得了100分的感受是什么?”我这么问的时候,我儿子就开始巴拉巴拉说了。他说完,我会继续说:“妈妈看完你的卷子,又知道你得了100分,发现了两点:第一就是,我儿子非常非常的细致,那么小,那么容易出错的地方都没出错。第二就是,妈妈觉得,这个卷子的100分含金量是非常高的,妈妈真的挺为你自豪的,要换了我都不一定能得100分。”就是这样很具体地、清晰地跟孩子对话,让孩子知道你到底欣赏他哪里,他什么地方做得好,告诉他的你的这个感受,比起你空泛地说“挺好”“儿子你真棒”,要实在和落地得多。
          这个过程中,我看到的是他的成长和他感受到一个全方位真实的妈妈,真实的他自己和妈妈连接。所以,我不讨好我的孩子,如果我真的很疲累的时候,我就会告诉他:“妈妈今天很累,不能陪你,你自己一个人去玩儿,我现在需要15分钟的时间不被任何人打扰,我想自己躺一会儿。”我儿子会非常非常地配合。同样的,如果他今天真的很烦,不想被打扰,他也会和我们说:“我不希望你们进我的房间,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15分钟后我自己会出来吃饭。”说着把门就摔上了。那我和老公就默默等着,15分钟以后他真的自己出来了,好了。我就问他:“你愿意说说发生了什么吗?”他要是愿意,我就洗耳恭听,他要是不愿意,就会说:“妈妈,我不想说,我已经处理完了。”我就会说:“那好吧,抱抱。”这样就解决了。如此,孩子的心理建设就被关注到了,他的心理也强大起来了。所以,我就一点也不担心他在学校里会发生任何的事情,因为他都能应对和处理。
  •       接下来,我们来说幼小衔接家长的心理放松。孩子和家长心理上的衔接,首先就得靠家长放松心态,这非常重要。小学不是洪水猛兽,你真的不要去听别的家长说什么,因为那都不是在你的孩子身上实实在在发生的。当年,为了我的孩子上小学,听别人说小学怎么怎么厉害,我真的是焦虑了很久。但真正孩子上了小学,我才发现不是那样,老师也没那么可怕,虽然小学的老师不能像我们幼儿园的老师那么温和、友爱。家长要有一个轻松的心情来面对这个部分,才能在孩子遇挫的时候不那么焦灼。想一下,如果你非常焦灼,孩子一旦在学校遇到一丁点问题,你的焦灼就会成倍地放大;相反,如果你认识到这是一个必然的过程,出现各种各样不和谐的音符是正常的,你已经做好了准备,当孩子到你这儿来的时候,你的敞开度,你的信任度,你能启动沟通的部分就更多,而孩子恰恰需要的就是这些。
          很多小学生到了二年级以后就不再跟家里人说真心话,不再跟家长说学校的事情,很多妈妈来问我说怎么办?是青春期提前了吗?但我在跟她们互动时候却发现,她们根本不站在孩子的角度跟孩子沟通。比如说,孩子回来说:“妈妈,某某小朋友打我了。”妈妈会说:“你别跟他玩儿不就行了吗?”或者“妈妈,某某某老师说我了。”“你上课好好听,老师能说你吗?老师怎么不说别人啊?”“妈妈,我的作业没写完,落在学校了。”“就你能落,你怎么回事,别人怎么都不落,我看你们班里人都拿了,就你没拿。”孩子有话想说的时候,永远得到的是一个否定的或者消极的,不健康的回应。没有人问:“为什么小朋友打你了?告诉妈妈发生了什么。”没有人跟他说:“老师批评你了,当老师批评你时,你的感受是什么?你有没有为这个事情想一想,或者下次遇到这样的事,你决定怎么做?你有什么办法能改变这样的事情发生?”“老师又说你了,有没有可能改变?如果能改变,你觉得妈妈能做什么?”
          孩子受挫之所以告诉你,是因为你是他值得信赖的人,他只有跟你倾诉,他觉得是安全的。但如果在一开始,他遇到一些陌生的环境里的冲突,他试着告诉你的时候,只得到一个负面的反馈,那孩子内心的那个门就被一点一点地关闭了。很多家长到孩子三四年级了,就来找我说:“我儿子不跟我说话,现在我搂一搂,抱一抱,都这么甩我,妈你别弄。”我说:“你看,人就是这样的,人家小的时候找你想让你抱,你说他:‘怎么不自己走,老让我抱,什么时候不让抱啊。’好,人家现在不让你抱你又说:‘摸都不让摸,抱一下都不让抱。’”这就是该给的时候没给到。所以,对于上小学的孩子来讲,如果他回家跟你抱怨一些事情,痛诉一些事情,你一定要有一颗愿意倾听的心,你要坐下来让孩子知道,只要他愿意说你就愿意听。
          说到这儿,又有一本书推荐给大家,叫《倾听孩子》,是一个美国人写的。这本书我在十三年前读的时候,他只是写的倾听孩子,现在这个书改版了,他后面又加了两章叫《听你》《听我》,讲的是夫妻关系里的互相倾听。互相倾听在我们心理学上是非常非常好用的,不瞒大家说,在我的心理咨询里收费是一个小时800元,但在这个过程中,基本上我是不太说什么话的。做心理咨询的时候,好的心理咨询师是不会巴拉巴拉像我现在这样跟大家说话的,而只是在关键的时候认同客户,在关键的时候给他做一些认知的改变,用一些方法来调解他的心理认知。所以大家就能知道,其实倾听在一段关系里是多么的重要,它是有治愈作用的。
          所以,孩子在上小学之初,你就要跟他建立一个良好的倾听和被倾听的关系,让他觉得你是可以信赖的,是可以倾诉的,你能给他正向的积极健康的回应,在感受层面,而不是在头脑层面。因为道理谁都会说,要好好学习,要听老师的话,要作业按时完成,考100分,这种话谁都会说,都说滥了,但我说的是,在感受层面多给他回应。没有一个孩子是喜欢你讲道理的,包括大人也一样,如果你是我的闺蜜,你跟先生吵架了来找我倾诉,你没说两句呢,我就说:“行了,你别说了,都是你的问题,你看你一天哪儿那么多毛病,人家挣钱养家,你还嘚吧嘚吧什么啊,你就应该怎么怎么着。”你觉得她还会跟我倾诉吗?她一定会停在这里,因为她发现她想倾诉的没有被注意,没有人给到她公平的认可和支持,孩子也是一样的。我永远都认为一个良好的亲子关系要比一个好的学习成绩来的重要。当然,如果两者能够双丰收是更好的,这个其实一点都不难,难的是那个根源。而根源就在我们这儿,在我们家长的起心动念,在我们对孩子的认知和接纳,我们对孩子来找我们做咨询时,我们的一个回馈方式,我们和孩子是否建立了有效的积极的沟通模式,这是很重要的。
  •       我们刚才说完了给孩子一些积极的陪伴和关注,以及在感受层面上多回应他。还有一个我们特别强调的就是,上小学以后禁止家长拿自己的孩子和别人比较。我在很多公益讲座里明确都用了“禁止”这个词,因为我对这个是非常愤慨的。我自己就是从小被比较长大的孩子,从小我妈就说你不如你们家表妹谁谁谁,人家上了交大的少年班,你就学习平平。所以,我们家那个表妹总是让我很恨,直到我们俩都成年了,我才消除这种心理,这都是父母的原因。
          所以,不跟别的孩子比较,这是我们大人需要做的另外一个功课。我知道这很难,因为我也是个妈妈,我也有过失落的时刻,但是你得提醒自己立刻回来,因为你的孩子,是你自己的,即使在那一刻你觉得他多么不如别的孩子。你越是这样把注意力放在他不如别的孩子优秀上,就越是不能接纳他,他的这个让你困扰的部分会愈演愈烈,这一点是我在很多的个案咨询里实证过的。
          举个例子,孩子小的时候,大家都很怕孩子生病,孩子生病就很焦虑。我的幼儿园里但凡是频繁生病的孩子的家长,都有一个执念,就是特别担心孩子生病。来了三天孩子就病了,然后好了,来了两天又病了,但别的孩子却都没事。我就和家长做了一个访谈,却看到夫妻两个对孩子生病的恐惧和焦虑都特别得大。我就建议他们去看一本书,这本书的名字叫《秘密》。说的是你心里恐惧的力量和你想心里好的力量是一样的,你越怕什么越抗拒什么,什么就越来,当然它不是百分之百应验的,但是在我的学校孩子生病这件事情上,凡是在我这儿做过访谈和个案处理的,都是这一类。父母一旦开始调整心态,开始真正接受孩子就是病了那又如何,病了我们就治,发烧了我们就吃药,结果发现孩子病的机率反而大大下降了。
          因此,我觉得父母一定要对孩子有一定的接纳度,我那天在“今日头条”做了几万人的线上微信课,网友发了那么多问题,大概有2/3都是“我的孩子不吃饭,别的孩子都吃得好”“我的孩子这么样,别的孩子都怎么样”,真的,都是这样的话。我当时就想,那都是别人的孩子,跟你没有一毛钱的关系。我真的建议尤其是孩子越大,我们就越不要去把他跟别的孩子比,因为每个孩子是不一样的,无论他们在生命的状态上,个性的差异上,遗传的基因上,天资禀赋上都是不一样的。比如说,我的孩子他真的不聪明,他就是一个资质特别一般的孩子,憨憨厚厚的,傻呵呵的男孩。但是我觉得就挺好的。而他们班真的有那种“牛孩”,什么都很强,但我觉得那就是他们家遗传的天赋,而我们家就是平凡的,我接受我的孩子就是个憨憨的孩子,在这个社会上他也不用那么尖,憨厚其实也挺好。所以,我们需要更多地接纳自己的孩子,更多地看到孩子的优势,去引领和发挥他的优势。
  •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就是,在孩子刚上小学的适应期,会因为孩子的上学打乱家庭的节奏,伴随而来的一定会有夫妻间的矛盾。比如,以前孩子上幼儿园吃早餐学校管了,但是上了小学之后就不一样,会有很多分歧出来。那么其实这就涉及到夫妻关系里的及时沟通,因为孩子上学而带来家庭一系列的变化,家长要做一个提前的心理预防。比如说,我儿子上学后我几乎就是半全职了,一年级的时候每天差不多都接送,我们家也没有老人可以帮忙,就是我自己在带,所以肯定会有一些矛盾出来。这个时候,父母可能都会更辛苦,因为幼儿园的时候不用管早餐,但现在我就得5点50起来做早饭,把爷俩伺候着吃完走了,我再收拾,真的是挺辛苦的。以至于,我儿子一放假我们家就变成两顿饭,一个午饭一个晚饭,早饭是不吃的,因为太辛苦了,我也想休息一下。
          在这个过程中,如果家庭有一些矛盾出来,父母亲是要有觉察力的,并且还要以相对的融合的良好氛围和一个民主和谐的能沟通的气氛来过度。我刚才提到的那个家庭会议模式,是在我儿子4岁半开始我们建立的。我特别推荐孩子上学以后开始建立这种模式,让孩子和每个人都有充分的话语权,在说话的时候都以我开头。比如说,我们今天要探讨一个要不要让思明制定一个回来写作业的习惯,那一开口就别说:“思明,我觉得你最近怎么,我觉得应该怎么样”不是一开始就评判;而是思明说“我觉得应该有这么一个习惯的改变”“我回来以后,我感觉我很匆忙,好多事情我卡不上点,我希望能够怎样怎样”爸爸也是以我为开头,儿子也是以我为开头,那么这个时候,我们才能够趋向于达成一个彼此都能够一致的意见。所谓的会议也不是光说说,我们有记录,今天讨论的问题有几个,最后达成一个什么样的共识,列出1、2、3,我们三个人都签上字,往墙上一贴。这个不是作秀,是我们家真实的一个流程,所有大事一定要来讨论。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发现孩子这种觉察别人,理解父母,站在别人的角度上想问题的能力,大大提升,并且遇到问题他会从不同的思考点出发。他以前就是一根轴,这个事说它是黑的它就是黑的,怎么说都是黑的。而通过我们在四岁半以后建立的充分讨论,现在他在很多事情上是能够变通的了。当他认为这是黑的时候,如果有人看是白的,他就愿意来再看看这到底是不是白的。在我看来这是一个成长,是一个心智上很大的也很重要的成长。
          所以,我真的希望父母能在孩子上小学之后,能在我刚才说的这几点上做一些对照和调整,最后希望家长和孩子们在幼升小的过程中都有愉快的体验和经历。
          谢谢大家,我的分享就到这儿。
新进专题
上期专题
专家访谈
精彩视频
互动交流
家教热点
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