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蕊计划
家庭教育的根本是什么?是婚姻幸福
导读

如果要想让孩子快乐、幸福、健康地成长,你与其去和兴趣班较劲,不如去跟自己的婚姻关系较一较劲。

柏燕谊
主讲:柏燕谊

国内知名心理学家,畅销书作家,百诚释心”青少年幸福成长计划”首席心理咨询师、课程研发专家。众多媒体的特邀心理专家;著有畅销书《爱暴力》《心理专家写给新妈妈的私信》等,旨在将多年的临床咨询经验转化成能够...

  •       各位朋友们,你们好!非常高兴能够在这样一个春光明媚的下午跟大家共同度过。今天,主要是想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工作当中的经验。这种经验也许能够让我们去获得我们希望的一些幸福,或者是远离我们认为的一些痛苦。
          每一个人对于幸福的概念是什么?其实,每一个人内心当中都有一个自己的关于幸福的图画。作为一个职场人士,我们有可能会遭遇到的一些幸福壁垒到底都是些什么?
     
          咱们可以先说一说单身状态。
          如果是单身的话,我们在生活当中会遇到这样一些问题,比如说经济上的、事业上的、情感发展上的,等等。在春节之前,我被很多的媒体采访到同一个问题,那就是“春节回家被逼婚,该如何去处理?”
          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经历过家里轮番轰炸来逼婚的一个状态。如果经历过这样一个状态的话,可能会有非常切身的感受,那就是,当周围的朋友们都已经进入到了一个恋爱婚姻状态的时候,我会感觉自己有一点孤独,有一点没着落。这个时候我们会发现,家长们会用一种特别强烈的方式要把你压入到婚姻状态当中去。
          为什么是这样?
          很多人都不是很理解,其实道理很简单,就是因为在父母的心目中是这么认为的:如果你没有成家,那么你就没有一个独立的生活状态。他们不认为大学毕业是独立,也不认为你有了工作是独立,他们认为只有你成家了,有婚姻了,这个时候你才是一个真正独立成人的状态。所以,他们会觉得,如果没有这个状态的话,你在社会上很难去找到一个情感上的依靠和港湾,那么,当有一些问题出现的时候,你可能不会那么容易地度过。所以,爸爸妈妈们会用这样的一种思考方式来看待单身的生活状态。
          当我们在单身状态的时候,我们可能不太会把经济作为最主要的压力,因为年轻人可能对于经济还会有很多的想法,比较自由、自信。很多人说,为什么岁数越大的人对于钱看得越重,其实道理很简单,就是因为他们能够去获得资本的这个本钱越来越少。而年轻人能够去创造出来的价值是什么?是他的变化,他的适应性,他可塑造的空间和一个50岁的人可塑造的空间是不一样的。所以,对于年轻人来说,他不怕自己月光,因为月光了还能挣回来,而岁数大的人就会觉得,不去攒点钱,生病了怎么办,生病了就挣不了钱了。
          在这样的一种状态下,我们就会发现,单身时我们的压力来自于自己在婚姻情感上的发展,来自于经济上和爸爸妈妈观念的一个冲突。当然,还有一部分更重要的,就是来自于我在社会当中的定位的问题:我到底是应该以一个怎样的状态出现在这个社会当中?我到底是不是一个有社会价值的人?我的社会价值到底是多大?所以,这个时候,事业提升也成为单身的年轻人感觉到很强烈的一个压力的来源。
          但是,在我做咨询的过程当中,每到大学毕业季的时候,就会有很多的大学生来问我:“柏老师,我有几份工作可供选择,有的是我喜欢的,但是可能挣钱不是很多;有的是我不喜欢的,但是待遇特别特别的好,那我到底应该怎么去选择呢?”其实,大家忽略了一个先决条件,就是“我是不是能够去独立处理我的生活”。这个独立指的是什么?是精神的独立、情感的独立和经济的独立。当我们作为一个成年人却没有经济独立性的时候,我们是谈不到什么梦想的实现的,因为你的梦想都得寄托在别人的经济支持上。这时候,你就会感觉自己受到了很大很大的牵绊。所以,在经济上如果能够先让自己独立起来,才能够去说走我们梦想道路的规划。那么,这也是我给很多大学生就业的一个指导——先就业然后再择业。因为,当你没有一个独立的经济能力的时候,你对自己和这个社会到底能够产生多少共鸣,还没有一个很深刻的了解,这个时候做出来的选择可能都是盲目的。
  •       我们再看一看已婚人士在生活、工作当中的压力来自于什么地方呢?
          我们都问婚姻和事业如何平衡?无数的女性朋友们对我说:“我在外面工作很忙,没有时间回家陪孩子,我觉得特别对不起孩子,有很大的愧疚感。”有的男性朋友们也说:“都问‘爸爸去哪了’,我这个爸爸如果不在外面挣钱,孩子怎么去接受很好的教育?你们做专家的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在现实生活当中,确实我们的婚姻和事业发展是两条线,它们之间是有一定的矛盾和冲突的。面对这个问题我们该怎么去办?
          与此同时,已婚人士在职场当中还会有一个职业发展的问题:一方面要考虑家庭的问题、孩子教育的问题、老人的问题,另一方面也要考虑到自己是不是有很好的职业上升空间的问题,也就自我提升的问题。
          今天,咱们说的是幸福之道,我特别想着重强调一下婚姻到底在我们的人生当中占有多大的分量。曾经有人问我,怎么能够判断这个人是不是聪明的人。我认为看一个人够不够聪明,就要看他活得是不是幸福。他可能没有很好的社会地位,也不能赚很多的钱,但他如果活得幸福,那么这个人他就是一个有智慧的人。
  •       人是群居的动物,但是人一辈子都是孤独的。大家有没有过这样的感受,就是在万家灯火的时候,在人声鼎沸的时候,在欢聚一堂的时候,突然间感觉自己好像是一个人,突然间感觉自己内心当中有一点莫名其妙的失落,有一点莫名其妙的感伤。可能在年轻的时候,或者在某个人生特殊阶段的时候,我们或多或少都有过这样的体验。因为人在本质上就是和自己进行一场旅行,它是一个孤独的过程。虽然我们的本质是孤独的,但我们又不愿意去孤独,谁愿意整天就一个人待着呢?这个时候,我们就需要让自己有存在感,有价值感,而存在感和价值感的最根本的来源是什么?就是爱。
          这就是说,我们从一生下来,是不是能够得到爸爸妈妈给予我们很好的情感关注,能够允许我们去释放我们合理的情绪,能够允许我们去释放我们的天性发展或者说我们自己的特长,我们是不是一个允许被存在的自由成长的一个生命。这是我们感受我是不是有价值的、是不是值得被爱的、是不是自信的基础。
          很多家长朋友都问,我的孩子马上三岁了,是不是要上早教班啊,要不要报兴趣班啊,要不要这啊那的。我说:你们都忽略了一个问题,就是你们的婚姻是不是够幸福。如果你们的婚姻不是很幸福的话,那么孩子在这个家庭当中获得爱的最根本的原点就会出现问题。
  •       我们都说不要输在起跑线上,这个起跑线是什么?不是你买一个学区房,也不是你去弄一个好幼儿园,不是这些。真正的起跑线就是你们的夫妻关系是不是很美丽的,家庭是不是很温暖的。因为只要有了这样一种温暖,人生下来之后的那种孤独感就会被这种温暖慢慢地驱散和稀释。那么这个时候,当孩子觉得我是一个非常幸福的快乐的存在的时候,孩子就会是自信的。
          我们在做很多家庭教育研究的过程当中发现,有的小孩的爸爸妈妈都是普通的职工,也没有什么特出彩的地方,也没长得特漂亮,也不是特有本事,但孩子身上就有一股莫名的自信,然后你再观察,就会发现,家长日的时候他的爸爸妈妈都会来,并且爸爸妈妈之间还有说有笑的,就在这种状态下,孩子会感觉特别的开心、特别的快乐、特别的幸福。所以我们说,婚姻幸福了,孩子才会在这个土壤当中去感受到自己的存在是安全的、快乐的、自信的。
  •       在做儿童治疗型的咨询时,我会接触到一些有多动症或是抽动症的孩子。抽动症是比较频繁出现的一种症状,这种孩子十有八九所在家庭里的夫妻关系有很大的问题。记得有一个六岁的小男孩(一年级)来找我做咨询,就是抽动症。抽动症的孩子控制不了身体上,如眨眼、耸肩这样的肢体行为。做咨询的时候,我发现这个孩子他摆的沙盘中有特别多的尸体和枪炮等等。为什么会这样呢?
          跟他的父母交流才知道,他的妈妈和爸爸在这六年当中,一直是在一个大三居室里面分居而睡的。为什么呢?就是因为在妈妈怀孕的时候,爸爸出轨了被发现了,虽然后来妈妈原谅了爸爸,但是他们没有能够在情感上很好地去进行再融合。所以,表面上看这是一个三口之家,但家里边的整个氛围是非常诡异的、冰冷的、紧张的。那么这个时候,这种诡异、冰冷、紧张就会传递到孩子的内心,孩子就会变得焦虑。
          我们的孩子其实都特别的敏感。在心理学上有这样的一个实验叫做“断崖实验”。就是在两个有一定距离的桌子上铺一个透明的玻璃板使它们连接起来,让这个小婴儿就在玻璃板上爬行。然后你就会发现,孩子在有桌子的那个部分爬得特别的快,等爬到桌子边缘的时候,他会本能地停下来,不再往前爬了。
          这个实验说明什么问题?说明人有判断危险的一个本能,这是人捕捉危险信息和自我保护的一个反应。所以,你说我们的婚姻没有问题,我们从来不当着孩子面吵架,我们都是关起门来,或者我们俩谁也不搭理谁,你以为这个时候孩子就会觉得幸福和安全了吗?
          其实不是的,孩子会本能地就会感觉到爸爸和妈妈不像其他父母那样说说笑笑。然后会出现什么问题呢?孩子就会讨好,他会认为我一定要做乖宝宝,我一定要让自己守纪律,我一定要让自己更听话,这样好让家里边的氛围变得温暖一些。他也是在做着一个这样的自我调节好把家庭氛围也调整一下。但我们都知道,孩子的力量是调整不了婚姻的,因为婚姻的问题是成年人的问题。
          那到了发现调解不了的时候,孩子会出现什么问题呢?孩子就会认为不论怎么努力,爸爸妈妈都不幸福,我妈妈都整天愁眉苦脸的,我爸爸都不愿意回家,所以我的努力是没有意义的,我的存在是没有价值的,自信由此开始瓦解。这时,你还怎么去让你的孩子充满自信呢?唱歌、跳舞,从5岁开始学小提琴学到17岁,是这些使孩子丧失了自信么?我觉得跟这些没有关系。自信来源于什么?自信来源于我爸爸今年78岁,我妈妈今年70岁,他们老两口到现在出门走路还手拉手,我爸没事还老捏我妈脸蛋一下,有时候甚至觉得连我都是多余的。就是在这样一种充满温暖和爱的家庭当中,我会觉得爱就是合理存在的,就是属于我们这个家庭的,也是属于我的。
          所以,如果你要想让孩子自信,可能你帮他报这个七八个兴趣班没有太大意义。我曾经在咨询工作中遇到一个妈妈说:“柏老师,我觉得应该再给我的孩子报一个英语班。”我问为什么?她说:“你看,我本来有一个出国留学进修的机会,但是因为我英语不好,所以这机会就给别人了。”然后我问:“那跟你孩子要学英语有什么关系啊?”她说:“那你看啊,得从娃娃抓起,要不然以后她有留学的机会也抓不住,机会都给别人了,她就会被时代淘汰了,以后他老公就该不喜欢她了,就该离婚了,就该成单亲妈妈了,我想着我就头大。”我问:“您孩子今年几岁啊?”妈妈说:“我孩子今年4岁半。”
          我们常说,大人的焦虑会传达到孩子的身体上,那我们为什么如此焦虑?是因为我觉得自己在生活当中,没有那么地被欣赏,没有那么地被接纳,所以我需要用很多的符号来去支撑起我自己的自信。
          为什么我们今天讲幸福之道,为什么我们讲婚姻,为什么我们讲两性关系?就是因为人和人的关系的价值和存在的核心是什么,就是这种爱的体验。那么这种爱的体验,小的时候我们从爸爸妈妈那获得,到了一定年龄就是从夫妻彼此之间获得。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如果你要想让你的孩子快乐、幸福、健康地成长,你与其去和兴趣班较劲,不如去跟自己的婚姻关系较一较劲。
  •       还有很多人问:婚姻到底和职业发展有没有关系?“我每天工作特别特别的忙,不能回家洗衣服,做饭,收拾屋子,我老公因此就很不高兴。”
          关于这个问题,我先给大家分享一下我的例子。大概在四年之前,我老公会常说:“我觉得我是一个特别幸福的丈夫,因为我回家之后,我媳妇就给我把屋子收拾得窗明几净的,还有香喷喷的饭菜,每天屋子里边都特别的舒适,我觉得特别的幸福。”后来我开始忙起来了,我先生就说:“虽然现在我回来进门没有热饭热菜吃,但是我能够做好饭菜给你吃,你能回来吃饭我觉得也挺高兴的。”再过一段时间,我更忙了,我先生就说:“你现在虽然不能每天都回来吃饭,但是每天还都能回来睡觉,这个我已经很知足了。”再过一段时间,比如现在是3月,3月9日之后我要出差,一直到3月29日,我们家老公会这么说:“虽然你现在不每天回家睡觉,但是你不跟别人睡觉,我觉得还是很幸福的。”
          那我们说说为什么,为什么我的工作是这样的状态,但我的先生并不会因此产生很大的焦虑?
          我有一个咨询的客户,
          妻子对丈夫说:“我对你不放心,你得把工资卡都给我。”
          丈夫说:“行,我为了让你放心,我把工资卡给你。”
          妻子说:“那还不行,你五点下班,五点四十必须到家,我给你买一个电动车,这样就不会有堵车了,五点四十之前到家,这样我才能放心。”
          丈夫说:“行,我就这样来去做。”
          然后妻子又说:“你对我不关心,你得跟我一起洗衣服、做饭、收拾屋子。”
          丈夫说:“行,我也来这样去做。”
          到最后,他们为什么来找我呢?因为有一天早晨起来,丈夫去洗手间,正在马桶上坐着的时候,妻子一脚把洗手间的门给踹开了,质问说:“为什么连续三周,每周三你都早起五分钟?”丈夫很纳闷:“我有吗?”
          是不是丈夫真的天天把钱都给妻子,天天围着妻子转,把自己拴在妻子裤腰带上,这样就能够真能获得婚姻当中的幸福感?好像不能。像我这样,一个月经常在家就待一周,我先生恐怕就要想:“我媳妇会不会在外面跟别人睡去了?”或者我想:“我先生这二十多天一个人在家,怎么办?完了,要出大事了。”为什么我和我先生没有出现这样状态?
          其实,人和人之间的距离不是在于空间上,而是在于心灵上。你有没有跟他有一种心灵上的东西,让他感觉,他在你生命当中是无法替代,不可缺少的。
  •       有的人经常问我:“柏老师看上去特别的独立,能力很强,是不是在家里也是挺强势的?”其实我在家里是一个特别弱势的人,至少我让我先生觉得我是弱势的。在这里,我给大家传授一个秘籍吧。
          在家庭当中,谁的社会功能越好,就越应该在家庭角色当中让自己的力量变得弱一些。
          这是为什么呢?
          比如说,我先生他是在国家一个政府机构工作,每个月工资都是完全固定的,而且他也没有机会赚外快。那他的工资和我在外面讲课、咨询、做电视节目、写书等收入一比,就有很大的差距对不对?大家都知道这个差距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意味着什么,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又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是不是男人对于家庭的价值没有女人重要,男人在这个家庭当中的地位和分量没有女人重要。
          我们人,说物质也物质,说不物质也不物质,为什么?因为,钱对于我们每一个人来说,都是安全感的一个外在的物化形式。有句老话叫“有钱腰杆子就硬了”,就是因为有钱,人的底气就足了,他能够去调动的资源,以及他的灵活性就会更多一些。所以,我们习惯用物质来衡量一个人的价值,这是一个自然而然的现象。
          比如在家庭当中,丈夫是个处长,挣钱挣得挺多的,妻子就是一个普通的办公室小职员,一个月就挣三千来块钱。那么这个时候妻子就会感觉自己在这个婚姻当中的价值感是没有那么强的。如果这时候丈夫回家还特别的大男子主义,不太注意跟妻子交往的状态,妻子就会觉得有不安全感。妻子的这种不安全感一旦出现之后,就会干吗呢?她就会管理和控制,把丈夫的钱包收起来,因为男人有钱就变坏,给丈夫的手机安一个定位,看看是不是下班拐了个弯,就会干这些事情。
          如果,你在社会角色当中是比较有力量的话,那么在家庭角色当中就要稍微弱化一些自己的力量。我跟我们家先生在一起的时候状态是这样:昨天晚上家里天花板上有一只飞蛾,我就说:“老公快来!吓死我了,不敢动。”家里出来一个蟑螂,我也是一下子就不敢动了:“老公快来啊!怎么办啊?”如果我们家先生不在家的话,我直接拖鞋“啪”一下就砸过去了,但是我先生在旁边时,我为什么不会这么做?
          我是35岁跟我们家先生在一起的,35岁之前我有6年是独自生活的状态。在这六年中,灯泡坏了我自己换,马桶坏了我自己修,所有的事情都是我自己来做,我觉得我是一个完全具备独立生活能力的人。但是我先生现在会跟我说:“我特别不放心你出差,我特别不放心你一个人在外面,因为我觉得你一个人活不下去。”当我给他形成了这样一个概念的时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他认识到他在我生命当中的那种存在的必要性和不可替代性。这种认识的价值作用是非常巨大的。所以我在家里就会对我们家先生说:“灯泡坏了怎么办啊?水龙头漏了怎么弄啊?天塌下来了可怎么弄啊?”女人得让男人觉得在你身边活得是有价值的,反过来男人得让女人在你身边活得是自信的。
          前两天来咨询的一对夫妻,说是没法上班了。因为男的一上班,女的就得跟着,在办公室坐着,也不怎么说话,反正就是丈夫走哪妻子跟哪,然后妻子也不去影响丈夫跟同事交流。但是这种状态谁受得了啊?天天像是带了一保镖。问妻子为什么这样?妻子就说了:“我老公从来不正眼看我。结婚这么多年以后,一直想要孩子却没有,而我老公没事就说,我们新招了一个女大学生多好看,我们新来了一个女孩多有才华,我们那又有一个女的生了个孩子,还是个双胞胎,我就觉得我老公身边怎么潜伏着那么多女人都比我好,我得去看着他。”
          从这个例子我们看到什么?当婚姻出现问题的时候,它影响的不仅仅是你的职业的发展,幸福度的感受,也会影响整个家庭的每一个成员的状态。所以,很多人问我说:“你怎么能够去做到像你老公如此有安全感?”
          很简单的道理,就是我赋予他生活当中的功能性。
  •       咱们今天在座有大部分女孩都还是比较年轻的,我要给你们一句特别特别诚恳的忠告:千万别不舍得使唤自己的老公。你不使唤,那别的女人一定会替你使唤他的,要敢于让他在你的生活当中去承当他应该承担的一个角色的功能。
          男人的功能是什么?力量型的、扩张型的、探险型的,等等。比如说,出去玩,让他给你做攻略;去社交,让他去主要交流;家里什么东西坏了,你千万别跟女汉子似的“老公我来”,拎着煤气罐就上去了。不要干这事,因为这个时代我们经济上已经独立了,不依附于男人生存,那么在情感上我们也可以相对保持独立。如果在生活需求上,我们依然能够完全自给自足,那丈夫这时候就会觉得“我在她身边有什么用?换了我,任何另外一个人,她都也可以啊。”
          同样的道理,对于男性来说,当你没有传递给妻子:你在我生命当中是多么的重要,我生活的幸福是因你而产生的,我工作成绩也是因为有你的存在而更加有意义的。如果你没有去传递这些东西的话,那么你做得越出色,给对方带来的压力和焦虑就会越大。
          当夫妻之间有这样的一些问题出现的时候,无外乎就两种结果:女的就变得小心眼、嫉妒、多疑,然后去跟踪;男的就会变成把自己躲避在某种虚幻的力量下,酗酒、赌博、家庭暴力……所以我们说,没有无缘无故的暴力产生。
          如果两个人开始在一起都是情投意合,恩恩爱爱的,然后到结婚,一年以后、两年以后、五年以后就不一样了,那么在这个变化的过程当中,你到底是一个什么状态,这是非常重要的。
  •       我们会经常说到这样的一个问题,就是平衡。事业和家庭生活的平衡,这个微妙的点在于哪儿?我个人的感觉,你的婚姻越幸福,你的平衡点就会越稳定。
          为什么这么说?
          当你在外面打拼,做你自己专注的事业时,如果你的婚姻本身是不安全、不稳定的,那么这个时候,这个人就会拖你的后腿。
          我给大家举一个例子,前一段时间我的咨询室里边有一对小夫妻就是这样。他们属于老少配,男的比较大,40多岁,正好就是单位的中坚力量、骨干;女的是一个二十六七岁的姑娘,两人差14岁。男人在事业上蒸蒸日上,如日中天,而女孩子就是一个普通的幼教老师。在这个过程当中,妻子就说了,丈夫结婚之前和结婚之后完全是变了一个人:结婚之前没事带我去看看电影,没事给我讲一讲这些事情,帮我分析分析;没事说你应该怎么练练瑜珈,你今天这个造型怎么好看了。她说,结婚之前我感觉我就是公主,就是捧在手心里的珍珠;结婚之后,我就变成了保姆和猪。我问:“有这么大的落差吗?”她说:“有,我把头发给烫了,在他面前晃来晃去,他根本就看不到我;我拿拖把让他把脚抬抬,他还不看我。”她说:“我就特别生气,有那种很强烈的失落感,想跟他作。”
          所以,在座的各位先生们,要想让你们的媳妇儿不跟你找事儿,跟你们的妈妈处理好婆媳关系,最好的一个方式就是你每天回家多看她两眼,然后夸她一句:“媳妇儿,你今天怎么漂亮了。”如果你能做得到的话,最好还能够抚摸她一下。为什么呢?因为女人一旦被肌肤触碰,就会有特别强烈的幸福感。这种幸福感就是我们刚一出生的时候,被妈妈抱在怀里的那种肌肤相接触的安全、幸福感,那种美妙感成为我们潜意识当中的一种安全和幸福的符号。所以,当丈夫能够没事就去抚摸一下妻子的皮肤的话,就会激发她潜意识当中存在的幸福记忆。
          这样做还有一个特别大的好处,就是能给你们省钱。因为当女人不被自己的丈夫关注的时候,她就特别希望自己能够被更多的人关注。那么怎么能被更多的人关注呢?那就花钱捯饬自己,做美容,买衣服。当服务员说“这简直就是量身订作的,没有人穿着比你更合适的了”,这时候,她那种被关注的愿望得到满足了,就去刷卡了,卡刷出去了钱自然也没了。但回来之后,其实她内心当中真正被关注的需求没有得到本质上的满足,那么就还会引发下一次的冲动性消费。所以你要想省钱,也没事多夸夸你媳妇儿,这招特别好使。
  •       在婚姻当中,怎么让家庭、事业平衡?如果你没有让你的爱人在婚姻当中感觉到他有价值和安全感,他不会给予你任何的理解和支持。
          我身边就有这样的例子,一个女性朋友离婚很多年了,离婚的一个原因就是:她每次去区县做基础工作,都得跟一个男同事一块去,还要在外面过夜。她丈夫就觉得:“这事不对劲,你为什么每次出差都专找这一个人?”我朋友说:“我们部门就俩人,他不跟我出,谁跟我出?”然后丈夫说:“那你们俩干嘛非要过夜?”她说:“我不过夜睡哪?开车小三百公里,往返六百公里,我肯定不可能回得来。”而她丈夫就是认定了,这事肯定是不对劲的,你们肯定有问题。
          这类的问题在于什么呢?不在你是不是真的有问题,而在于他认为他在你的婚姻当中,已经没有那么坚定的地位了,所以他会找问题。但谁都经不起查,一检查,本来都觉得这个人没问题,哪都特好,但要是拿放大镜查的话,总是能看出他或这或那的一点瑕疵。所以,谁经得住这样查呢?
          朋友的丈夫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想法?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妻子每天的工作都特别忙,回家也不跟丈夫交流,回来倒头就睡,家里跟旅馆似的,对丈夫脾气也特别不好,动不动就说:“怎么那么不理解我,我工作那么忙你还老跟我添事。”丈夫就觉得,她好像看不起我,不尊重我。在这种状态下的时候,人的心里就会特别不好受。
          所以我想跟大家说的是:你想让婚姻当中的另一半尊重你,那你一定要先给予他足够的尊重,你想让自己的婚姻是稳固的,能够给予你事业支持的,至少得让他觉着是安全的。因为他如果觉得不安全,你发展得越好他不就越不安全吗?你以前一个月挣一千块钱的时候,你们俩人从来不打架,不闹腾;现在你一个月挣五千块钱了,也不打架不闹腾;等你一个月挣五万块钱了就不好说了;等你一个月挣五十万,对方就更恐惧了。为什么?因为他还一个月挣一千块钱,他没有成长,而在这个过程中,你也没有给予他肯定和互动,那他就会觉得离你的距离越来越远。
          所以,我们经常会说到这个问题,在婚姻当中如何平衡和事业之间的关系,其实一个很重要的点,就是你有没有给你的另一半足够的感恩、尊重和认可。当你给予到的时候,一切都好了。比如说我自己,我们家先生以前从来自己不会洗衣服、做饭,当他第一次给我做完一锅面条的时候,我就把那面条各种角度拍了照片,发到微博上(当时还没有微信),发给我的闺蜜们。她们就说:“你至于吗?”我说:“你知道吗?这一锅面条对于我来说意味着就是幸福,这是一个多么有力量的男人,能够给我幸福感。”
          到现在为止,我们家天天做饭的是我丈夫。为什么他愿意这么做呢?因为我只要是跟我老公一出去,不管是见他的朋友也好,或者他的朋友来我们家也好,或者我跟我先生回他爸爸妈妈家也好,我永远都说:“老公你坐那别动,什么活都我来干。男人不能进厨房,那哪是男人干的活。老公你坐这跟朋友聊天,你要什么和我说。”我这是干吗呢?是让他在社会层面上得到充分的自尊、自信和价值感的满足。
          你给人家面子,他也会给你面子,你不给他面子,非得在别人面前矫情,就不好说了。我就见过那样的,我跟一个好朋友去她婆婆家。本来平时都是她照顾她老公,也不明白为什么,一到她婆婆家,她就指唤她老公:老公你给我倒杯水,老公你给我拿块西瓜,老公给我怎么怎么样。你看她婆婆那脸,从开始笑咪咪的,后来就绷着,然后铁青着,最后开始摔锅砸碗了。我就问她:“你这是干吗来了,是宣战来了吗?”
          我们一定要知道,作为男性和女性在心理上,对于自尊的需求是非常不一样的,男人尤其需要的是一个价值感,一个自尊。那么,我们让他有越多的价值感,他就会越觉得自己是得到了认可和肯定的。这样的话,他的安全感也会上升。所以,在外人面前,或者在社会层面上,多给自己的爱人留一些这样的尊严和体面,能够增加他的内心的安全感和角色的安全感。当他这种安全感有一定的累积的时候,很多的事情就会很好办。
  •       在我们整个的工作和生活过程中,我们还会发现,存在有很多的人际关系的问题。人际关系的问题关键是什么?其实人,从心理学讲就是关系的问题:我和社会的关系,我和自己的关系。那么核心的关系是什么呢?核心的关系其实就是我和我自己的关系。
          前苏联有这样一个心理学试验,在一个试验小组里给其中的一个测试者脸上划了一道非常恐怖、狰狞的刀疤,让他按照规定路线行走一圈,感受一下他在行走的过程中,周围的人给予他什么样的评价和态度的反应。在他临出门的那一刻,试验小组的负责人说:“让化妆师再最后一次定妆。”其实在最后的定妆过程中,化妆师用非常快速的手法,把他脸上的刀疤给擦掉了。但是测试者自己不知道,当他走出这个门的时候,他的脸是没有任何刀疤的。当他走一圈回来之后,问他觉得别人都是什么样反应?他就说:我觉得别人都看我,觉得很鄙视,很恐惧,很憎恶,都会离我远远的,等等。
          其实不是这样的,因为他脸上根本没有那个刀疤。那为什么他会得出这样的社会评价来呢?是因为他自己内心对于自我的评价:我觉得我是不是足够地好,我觉得我是不是足够的优秀。在我的咨询室里,人数最多的其实恰恰就是各重点大学的高材生,有博士生,有研究生,也有海外留学的孩子们。他们的优秀让他们感觉是一种压力。这个压力是什么?是我的优秀只是我技能上的优秀,而不是我这个人优秀,其实我这个人就是一个垃圾,是不会被别人喜欢,也不会被别人接受的,我就是一个丑八怪,我只不过就多背一点书,会考试而已,没有很好的社会交往能力,更没有驾驭情感的能力。
  •       我们在和社会,和这个世界交往的时候,如果要想获得一种自信,来源于什么?一方面来源于外部评价,更重要的一方面是来源于内心当中的自我定位和自我评价。这是为什么我们提出自我成长的概念的原因。
          大家看到了,单身也好、已婚也好,在不在职场当中,自我成长都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因为那涉及到自己给自己什么样的定义和定位。
          就在昨天晚上,我在中央台做节目的时候,碰见了一个很有名的电视人,他每个月收入大概是六七万块钱,已经到了教授级别,有房有车,婚姻完整。这应该算是比较好的生活状态了,但是这个人却患有严重的抑郁症,他就觉着自己是一个特别差劲的人,别人喜欢他就是因为他的外在的能力,而不是因为他有多好。
          当然这是一种病态。但是往往这样的状态会波及到我们处理跟外界的关系。比如,曾经有一个女士来我的咨询室,问我一个问题:“我要不要跟我的同事说话?”原来,她因为生孩子休息了三年,三年之后孩子上幼儿园了,她再一次步入到职场。刚刚入职到一个新的单位,她发现没有办法跟那些同事们说话。她问:“我要坐在我自己的工位上跟他们聊天,还是要站起来走过去跟他们聊天呢?是不是要端杯水过去聊天,还是应该拿本书过去聊天呢?”她在纠结这些问题。
          这是什么问题?这其实就她内心对自己被别人接纳有没有自信的问题。不管我用什么样的方式跟你聊天,都能够获得你的接受和喜欢,或者至少不讨厌,那么这时候我才敢跟你进行交流。在夫妻之间也好,在同事之间也好,其实存在很多的攻击。这里的攻击是,比如说夫妻之间的“你怎么这么差劲”“你怎么这都不会做”“看你烧这菜真难吃”等等,这算一种攻击;同事之间,就是不配合,这也是一种攻击。很多攻击是来源于自己内心中的恐惧感、焦虑感,你越恐惧就会越具有强烈的攻击性。
          不知大家有没有注意到,在公园里遛狗时,大金毛从来不会对小不点的小狗叫唤,反过来,往往冲着大型动物叫的都是小吉娃娃或者泰迪什么的,在那儿叫得可欢了,整个身子还没对方脑袋大呢。为什么?是因为它内心的恐惧。所以越恐惧,它的攻击性就会越强,就像刺猬一样。在婚姻当中,大家都要自省,我们自己在成长过程当中,自己在人生的经历当中,如果你总是觉得身边的人有攻击性,你总是觉得你的爱人跟你的配合度不高。那是不是在自己的内在是有问题的?
  •       再举个例子,现在跟我做长期咨询的一位有抑郁躁狂倾向的女士,她和她老公结婚6年,现在孩子3岁,她老公说这半年是他结婚以来最幸福的半年。为什么呢?因为他现在平均每个月才挨一次打。大家是不是觉得,这太可笑了。但是他们夫妻俩刚来我这做咨询的时候,基本上是一天打三次,到这样的一种状态。我给他的妻子做咨询,得到的回答是“首先我觉得这个世界上的人都比我强。”
          这位妻子是在社科院工作,一周只上一天班,月工资大概七千块钱,而她老公是银行的中高管,月收入5万;婆婆不跟他们住,她的爸爸妈妈跟他们住;她自己是独生子女,现在生了个儿子。在常人看来,这种情况是不是非常好了?对于我来说,我就觉得非常好了。
          结果,她却跟我说,我们小学同学聚会,我觉得是个同学都比我强,你别看人家都面朝黄土背朝天,别看人家都胖得走形了,别看人家住的还是租的房子,但是人家这个特爱笑,那个老公对她特好,那个孩子还特懂事。她总能够一眼把别人身上的优点找出来,同时对比自己:“你看,我就不行。”所以,不论她生活如何美好,现实层面如何优越,她都会觉得我的生活是特别糟糕的,我是特别差劲的。在这样的自我定位的状态下,她外面再怎么好,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因为她只会感觉到内心当中的愤怒。
          那么这个感觉从何而来?就是她的爸爸。
          为什么说一切归根到底都要落在家庭和婚姻当中?我们来看一看,这位女士,本应该幸福的女人,她却为何没有觉得幸福。在文革期间,她10岁左右的时候,亲眼看到了自己的父亲在台上被挂着牌子批斗,昨天还都对他们一家人很和蔼可亲的人,第二天就都变得面目狰狞,跟他们划清界线。所以在她爸爸的内心深处,就认为这个世界上是没有好人的,必须要提防所有的人,要给自己更多的保护。
          在她父母的婚姻过程中,她爸爸很奇怪:跟她妈妈睡觉时中间永远搁一个被子或者枕头;自己睡觉也不脱袜子,甭管春夏秋冬都不脱袜子,说万一出点什么事能够撒腿就跑;并且永远不把自己的工资给她妈妈。她说:“我爸爸妈妈也没怎么吵过架,但是我们家的感觉一直就少了点什么东西。”
          少了什么呢?少了信任,少了对自己的信任,对别人的信任,对这个世界的信任,少了安全感。所以,她说:“我这一辈子活得心惊胆战的。”
          她的妈妈原来是县城的老师,有很好的发展空间,但就是因为她爸爸说:“如果你要是去北京进修,那咱俩就离婚,因为你肯定会变,你进修了就会有更好的工作,瞧不起我,然后你就会跟我离婚,所以咱与其这样还不如先把婚离了。”那时候她还小,所以她妈妈就没有做这样的选择,让自己的事业停滞在那个状态下,没有任何的发展。
          这个婚姻当中的问题又是来自于自我成长的问题,就是我该如何面对我自己的定位,我该如何面对我和这个社会,和这个世界的关系。这个东西就像一个循环一样,又来自于原生家庭,来自于爸爸妈妈给予孩子的关爱。
          所以,在一个家庭当中,在我们人的一生的成长过程中,是无论如何都脱离不了婚姻这两个字的,不论你有婚姻还是没有婚姻,你的幸福可能都跟这两个字密不可分。因此,当我们要面对这个问题的时候,一定要想一想,我在这个婚姻当中能够做什么,我能够为它改变,而不是我在这个过程当中获得了什么,它能给我什么。
  •       前两天我做调研的时候,一位儿媳妇儿说:“我嫁到他们家九年了,他们家给了我什么?”我说:“他们家给了你一个老公,你还要什么呢?”这就是一个观念的问题。其实我知道她要的是什么,她要的是尊重,因为她是一个外地媳妇嫁到北京农村的家庭,丈夫家对她很孤立,很排斥。
          女人在婚姻中要很多的东西,而男人在婚姻当中则很简单,就是老婆、孩子、热炕头,当这个稳定了之后,他要的东西是在社会上,是在外部世界,这是男性的特点。他通过职场,通过人际交往,通过自己的力量来获得很多的自我确定和自我满足。而女人在婚姻当中要的是什么?很多男人都说我不知道老婆在想什么,我不知道她到底要让我怎么办。因为女人在婚姻当中要的是所有,她要安全感、幸福、理解、支持、包容、接纳,她也要有撒气的地方,也要有赞美、欣赏等等,她要的所有的东西,都是在婚姻内部实现和完成的,这就是女性的特点。从生物的角度上来说的话,就是属于一种守的状态。
          由于男女状态的不一样,对于婚姻的期待也是不一样的。那么这个时候,很多女性朋友们就会出现很大的失落感。就是我在结婚之前,为什么他对我那么热情,进入了婚姻之后,有了孩子之后,为什么就一直走下坡路?是因为期待不一样,在婚姻当中要得到的东西不一样。如果我们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就会老想着让他天天跟我花前月下。
          一次我们做节目的时候,一个女孩也是这样说:“柏老师,我特别想让我的男朋友,每天陪我玩,每天跟我看电影,早上起来我给他弹一首曲子,唱一支歌,以前我跟我老公刚开始好的时候就是这样。现在,我老公早上睁眼说‘我饿了’,我说‘你念首诗吧’,他忍了忍说‘行’,念完诗又聊了会儿天,他又说‘我饿了’,我说‘那我给你弹一首曲子吧。’‘行,你弹吧。’我给他弹了一首钢琴曲。弹完了,快中午了。‘我真饿了。’‘要不然,我再给你念首诗吧。’他说‘你有完没完。’”
          男人其实就是这样的,你不能要求他在情感层面上永远保持那样亢奋和浪漫的状态,如果他真的是那样的男人,那么你一定要离他远一点,因为他绝对不会只对你一个人这样。是个女的他都能这样,那得多恐怖?
          所以,你想要的是什么?如果说你想在婚姻当中对我得像西门庆一样,对别的女人都像武二郎一样,这不现实。我们一定要在婚姻当中对配偶的要求保持统一性。
  •       什么是统一性呢? 
          以前我做调解的时候有一个当事人,她来做调解的原因就是,觉得她丈夫太女气了,太娘们了,整天事无巨细地琐碎,芝麻蒜皮的事都特别仔细。她说:“像我这样大大咧咧的,真受不了。”我说:“那你当时跟他结婚的时候,你看上他什么了?”她说:“我觉得他有耐心,细心。”我说:“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你要保持对这个人要求的稳定性和统一性,不能要求他一会儿是这样的,一会儿是那样的;又要求他每天能够陪着你,又要求他在事业上有一定的成绩;要求他特别善于跟我沟通,同时又要求他不看别的女人一眼。说实话,这听着就不像一个正常人。”
          当时我在择偶的时候,我妈妈问我谈恋爱的标准是什么?我说:“标准很重要,有几个标准:第一,当官的我不嫁,做生意的我不嫁,大知识分子我不嫁,农民我不嫁。”我妈说:“那还剩什么了?啥也不剩了。”我说:“有,还有很多。”
          为什么当官的我不嫁?因为在官场上的人际交往不是我所熟悉的,我不熟悉的那种生活我驾驭不了,对自己几斤几两重我很知道。
          为什么做生意的我不嫁?因为我特别知道,我需要的是陪伴型的丈夫,而不是一个只把卡给我随便刷,他在外面跑世界,我不需要那样的丈夫。要找那样的丈夫的话,物质上是可以一下子有很大的改变,但是在我内心当中,最想要的东西是没有得到满足的。
          大知识分子我不嫁为什么呢?因为我希望生活是丰富多彩的,能够有很多不同乐趣的。但是我们都知道,凡是大知识分子在某一个领域研究一旦有些建树和成绩,那他一定是专注的。他不能说这边专注着,那边又今儿这玩,明儿那玩的,那他就变成精神分裂了,所以,这样的我也不能嫁。
          农民不嫁,是因为我们的成长环境有太大的差异,可能会有价值观上的不同。
          从这几个不嫁背后我知道了什么呢?就是我要的是什么。在座的每一位在结婚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你们在婚姻当中要的是什么呢?我要的特别简单,就是一个能够陪伴我、守候我,跟我一起快乐、幸福生活的人。我不需要他给我赚大钱,也不需要他有多大的名气,或者有多高的地位,这些不需要,我只要他能这样。
          很多女孩子在刚一开始进入到婚姻状态的时候,都是说我就要爱情,但是女人善变,为什么这么说呢?男人不善变,男人20岁、30岁、40岁、50岁、60岁,他们一直都爱着20岁的女孩,他们很专一。但女人善变,因为女人20岁的时候要爱情,30岁的时候要事业,40岁的时候要生活品质,50岁的时候要社会地位。女人在每一个不同年龄段,要的东西是不一样的。
          这个时候怎么办?这个时候,一定要问问自己的初心,就是你在这段感情最初,他那么吸引你的东西到底是什么?那个东西还在不在。他如果丢了,为什么丢了,丢哪了,我们能不能把它找回来。因为如果你的婚姻不能够达到平衡和稳定的状态的话,你就会觉得自己的角色是不完整的。
  •       我们每一个人都有不同的角色,家庭角色和社会角色。家庭角色就是我是女儿,我是妻子,我是妈妈;社会角色就是我是一个心理咨询师,我是一个作家,我是一个老师。
          我们的重要角色是什么?作为人生的长线来看,母亲的角色和妻子的角色是伴随我们生命最长的。因为作为女儿的角色,可能妈妈、爸爸陪咱们到一定年龄,他们就会走了。所以,我们的重要角色是妻子或者是妈妈,丈夫或者是父亲,这两个角色,而其他的工作角色也都是阶段性的角色。
          如果重要角色在我们不情愿的状态下出现了中止、中断,比如你在那挺兴高采烈的,回去说要给自己家人做点好吃的,一进门看见桌上留个条,说咱们离婚吧。在你没有思想准备的情况下,角色被中断,我们会有很强烈的价值失落感、挫败感——我为什么不能把我的婚姻经营好?
          很多人问我一个问题,说单亲家庭是不是一定会教育出来有问题的孩子。我说,在这个年代,到目前为止,我不知道,但是在我们之前的年代当中(我今年43岁),如果是跟我年龄差不多的,或者比我年龄小一些(30多岁)的单亲家庭话,那就有可能出现问题。
          为什么?因为在60年代离婚,还会打上一个耻辱的标签,会觉得丢人,会觉得内心当中有很强烈的愧疚感,或者有很强烈的罪恶感,会觉得自己在角色塑造上是不完整的。这种想法一旦出现,人就会找平衡。怎么找平衡?我的婚姻失败了,我的工作不能失败,我的孩子不能失败,所以我会把对婚姻失败的不满和愤怒,全部投放在工作、事业的发展上和孩子的教育上。如果没有很好的事业发展通道的话,就会全都搁在孩子身上。但是,任何的爱,一旦过度也会成为一种暴力的伤害。所以在这样的状态下成长起来的单亲家庭的孩子,就或多或少会也一些问题。当然,这个问题也不绝对都出在单亲家庭,有同样的状况存在的话,非单亲家庭也会出现这种问题。
          但现在可能大家对于离婚这件事,有更好的认识,就会好一些,慢慢会淡化。所以,在我们的婚姻和人生过程当中,重要的角色一旦中止或者有重大伤害,我们内心对于我是不是一个男人或一个女人,我是不是一个相对还算做得让自己满意的男人或者女人,会有特别大的一个问号。而这个问号的产生,就会让我们把力量转移到使得我们认为能够补充自己的价值感的方面,有的人是工作,有的人是孩子,也有的人是转移到婚外情或者赌博上,等等,每个人的出口是不一样的。
          家庭当中核心的问题,幸福到底从哪来?我想,幸福还是从两性关系当中来,而两性关系当中的幸福基础是什么?是自我不断的成长和思考。只有这样,才能够让我们一生的幸福都是有保障的,而不是随机的。
新进专题
上期专题
专家访谈
精彩视频
互动交流
家教热点
统计代码